微信
二维码
quzheteng@163.com 17051027092

书法作品中讲究变化统一、经营位置写文章注重起承转合、回旋跌宕。字与字之间不是各不相干、互相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因此必须注意气。那么书法作品内容布局规则是怎样的呢?

行楷书的贯气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靠线贯。这里所谓线不是行书的牵丝引带而是中轴线。众所周知每一行都有一条无形的中轴线每一个字也有一条无形的中心线如果每一个字的中心线与一行中轴线重合就容易贯气;反之则不易贯气。第二靠势连。即上个字末笔回锋收笔其势隐向于下下个字的首笔逆锋起笔其势暗接于上靠上下的笔势使字与字遥相呼应即靠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笔走向、体势俯仰、笔意流通、行间虛实来体现。第三靠熟练。熟练的书写是行楷书贯气的先决条件。写老口右在书写前将字法了殃干胸写时一气阿成写出的作品才能气脉贯诵否只能是一舟散沙。

微信截图_20190905093047.png

章法也叫布白。所谓布白就是合理地留下空白。在书法中黑与白是相对的。以单个字来说笔是黑笔画间的空白就是白;从通篇字来说每个字是黑字与字之间的空白就是白;以整张纸来说

间写字所占的空间为黑整幅字上面的“天”、下面的“地”以及两边的空白就是白。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懂得疏密就不懂得行楷书章法。从字体上说小字宜疏朗大字宜致密;从幅度上说长卷宜疏朗条幅宜致密;从通篇来说诙则密应疏则疏。行距宽者字距宜宽;行距窄者字距宜疏这是章法的一般规律。“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这是章法的特殊规律。但没有超人的胆魄和驾轻就熟的本领切不可轻易弄险那样而会弄巧成拙。作行楷书最贵虛实并见疏密得宜。要在疏处济之以密密处济之以疏。既不能前密疏也不能上虚下实那样均为章法之大忌。

潘天寿先生在《潘天寿谈艺录》中说“为人、处事、治学、作画均须以整体之气象意致为上作画须始终着眼于大处运筹于全局方不落细小繁屑、局促散漫诸病。为造成画面之总体精神气势往须舍弃局部之细小变化此所谓‘所得必有所失’。如求面面俱到、巨细不遗则反易削弱全幅力势之表达。”行楷书的章法同样要着眼于全局。这里必须强调两点一是局部不能太完美。就是要局部之细小变化从大处着眼于整体出发立意谋篇照顾全局不要追求毎个字都很美那样反而不会完美。我年轻时写了几幅行楷书去请教一位书法前辈。他说“你每个字都写得很好挑不么毛病就是整体章法不好看来你是太注重字字都美忽略了全局。”二是局部不能太突出。在布某个字过分突出叫做“孤露形影”。即个别字形过大或过小用笔太轻或太重鹤立鸡群游离于之外凌驾于仝局之上哪怕这个字再好也会破坏整个章法的协调。

微信截图_20190905093129.png

变化是行楷书章法的精髓。如果一篇字没有一点变化那就索然无味了。孙过庭在《书谱·序》说;“违而不犯和而不同”。这八个字是对草书章法的起码要求同时也可以看作是行楷书章法的基准则。所谓“违而不犯”就是在结体特点一致的条件下形态要有变化。如颜真卿的字以方正为主有较长或较短的字;王羲之的字以长形为主但也有方正或横势的字。总之一篇之中要有大有小长有短或欹或正、或宽或窄以至“数画并施其形各异;众点齐列为体互乖但整体却错致、匀称和谐。所谓“和而不同”就是在用笔基调一致的前提下笔法要丰富。同一幅行楷书作品笔基调要前后一致就像一首歌要有一种基调一幅画要有一种色调一样决不能搞大拼盘。但基调决不意味着只能用一种单调的用笔方法恰恰相反用笔一定要千变万化。试看王羲之、颜真卿、王行楷书用笔或藏或露或轻或重有方有圆有曲有直极尽变化之能事。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
: 1494368751 : quzhetengceo : 17051027092 : 17051027092 : 丰富的教程共享